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广州大叔组团宣传女童保护:屡遭碰壁,课件改52次

食尚玩家 

陈晓涛

广东人陈晓涛做了近十年的志愿者。去年一次偶然的启发,他闯进了一个新的志愿领域——儿童防性侵安全教育。

当他涉足其中时才发现,当时在广州,并没有一个较成熟的相关志愿者组织。虽然自己是男性身份,但他还是决定挑这个头把事情做起来。就这样,在一年时间里,他组建了一个140多名志愿者参与的团队,专门向女童及家长宣传防性侵教育。

近日,在广州一家咖啡馆里,举办了一场特别的授课。前来听课的是12个孩子和他们的家长。伴随着浓郁的咖啡和点心的香味,在柔和的灯光下,孩子们学习了“爱护我们的身体”、“如何分辨和防范性侵害”、“遇到性侵害怎么办”等知识。

陈晓涛(前排左一)与女童保护志愿者们。

自建团队

陈晓涛作为组织参与者,像往常一样站在人群中,面带微笑地听着。

“如果不是台湾女作家林奕含因在未成年时遭遇老师性侵,导致其自杀的事件发生,可能不会有太多的目光会关注到这里来。”陈晓涛话说得很直爽,在去年之前,他根本不会深入了解儿童受性侵害事件,虽然自己也是一个女孩的父亲。

有一天,放学回家的女儿告诉他,班上有一个同学,有时会在同学面前露出隐私部位。陈晓涛突然意识到女儿长大了,特别需要这方面的正确引导。

于是他找到了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下的“女童保护”公益组织。他主动打电话给这个组织,希望能请到一位广州当地老师到女儿的课堂进行授课,“没想到,在广州还没有一个成形的团队。”陈晓涛于是决定自建团队。

各种碰壁

从组建团队开始,陈晓涛就意识到这是一条艰难的路。“之前我觉得找一些老师来最合适。”陈晓涛说,“在朋友群里发动了好几轮,才有人告诉我,老师们其实都非常忙,不会有业余时间来参与。”

发现自己有些理想化的时候,陈晓涛马上调整方向:“招募授课老师,只要有人愿意来都可以。”在最初的志愿者中,有2人经过培训,成为广州团队的讲师。

人员是齐全了,但到广州的学校去讲课,他却“一出师就不利”。当陈晓涛提出要在学校开第二课堂——“爱护我们的身体”防性侵课时,被学校一口回绝。虽然经过几番“死缠烂打”,最终还是进了课堂,不过附带条件也很苛刻——不能拍照、不能做展示、不能派小册子。

活动结束后,陈晓涛实际上有些丧气。不过没多久,隔壁班上的一位家长找到他,希望老师也能到自己孩子的班上讲一次课。但最后,这堂课还是没上成。这位家长无奈地告诉他,在家长群征求意见的时候,有一半家长都反对,最后只能作罢。

稳步前行

在陈晓涛的团队里,今年又增加了9名讲师,“现在已经有11名讲师,接下来还会增加一些。”考虑到是男性,陈晓涛被“排除”在成为讲师的队伍之外。每次老师讲课时,他就默默地当好“旁听生”。

“虽然在过去一年时间,我们的讲课次数还没超过十次,但这真是来之不易的。”陈晓涛说,不论其他,人员和时间的匹配就是一个很现实的难题。“每个志愿者都有自己的工作和家庭,大家能抽出假期来给孩子们上课。但到了假期,孩子们又放假了。”

陈晓涛笑着规划自己的未来:“如果将来每个学校都开设相关课程,‘自带’配备专业老师,也就不需要我的存在了。”

对话:孩子们并没有羞于互动

广州日报:怎样跟孩子们上课的?

陈晓涛:我们的教学对象主要是幼儿园大班以及小学1~6年级的学生。

讲课第一步是教孩子们认识我们的身体。一般讲师们会以游戏的形式开始,告诉孩子们身体是我们的好朋友。

然后,由一个“我说你指”的游戏引出隐私部位的概念——是小背心或是小内裤包裹的地方,并告诉孩子们,隐私部位不能随便让人看让人摸。

第二步教授孩子们分辨和防范性侵害。比如,教会孩子们遭遇性侵害时,根据不同的场景来应对。

第三步是告诉孩子们如果真的遇到性侵害要怎么做。最后是,如果被性侵害后应该怎么办。

课件已修改52次

广州日报:课件内容来自哪里?

陈晓涛:是“女童保护”专家团队严格制定的。都是在实践中不断修正的,目前,课件已经是第52次的修订版本。每一个小改动,背后都是科学严谨的态度。

广州日报:上岗的讲师有严格的要求吗?

陈晓涛:首先讲师们都是女性。其次,所有的讲师都必须要经过严格的考试。讲师们不仅要熟记课件内容,而且要遵循得“天衣无缝”,不能随意改变。志愿者都要经过严格的考核才能获得“讲师”的资格。

广州日报:孩子们对这样的课堂是怎样的反馈?

陈晓涛:开始,我们还担心孩子们害羞不愿意参加互动,现在我们知道,这是多虑了。比如,最近在广州咖啡馆的上课活动,我们招收了12对家庭,很快就满了,还有的家庭是特意从东莞赶来的。

广州日报:你怎么看待这项工作的前景?

陈晓涛:需要一点点改变,一点点前行。没有太阳的时候,你只要划一根火柴,就能点亮空间。就像我们的团队组建,志愿者的工作感染了身边的朋友,这些朋友随后又加入到团队中来,然后他们又带动了身边的其他人,一个个传递下去。

入港的跳板非洲大陆最小的国家冈比亚最近也成了不少人移民的热点。

“这次你们可以看见我和他(金正恩)在一起了,”在北京国际机场转机的罗德曼对媒体说,“在时机合适的时候,我会和他交谈。

当前文章:http://nxein.com/ydqrm.html

发布时间:2017-07-24 00:13:44

行尸走肉第七季  爱探险的朵拉  南京师范大学  爱情公寓2  ol日本  回家的诱惑  传奇再现  重生之红星传奇  比亚迪e6  进口标致30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