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锦添表示:永远在挑战观众,才会是永恒。

拍摄 | 姜浩 乔俊龙    剪辑 | 赵云飞    采访、撰稿 | 杜明伟

“你要所有人都觉得你好,我觉得没有什么意思;所有人都喜欢你的东西,你的思维就过于稳定、过于贴近这个时代。”

“艺术家要做的东西,应该在时间的前面。2018年,我应该做2025年的东西。那样你的东西永远都在挑战观众,这个东西才会是永恒的。”

请点击升级您的Flash Player版本,最低版本要求:11.0

大家说 | 叶锦添:艺术家要做的东西 应该在时间前面( 新浪时尚 )

一个月前,夏天还在,新浪时尚《大家说》团队来到20多公里以外的观唐艺术区。滴滴答答的雨声在室外,但却有种他是冒雨赶来的匆促。刚结束《桃花源》新闻发布会的叶锦添,来到二层采访间,这是一个宽敞的、能看到外面雨还在下的办公区域。

拍摄于电影《霸王别姬》(1993)现场,导演陈凯歌,摄影:叶锦添

摄于电影《胭脂扣》(1987)现场,导演关锦鹏,摄影:叶锦添

与叶锦添相识,我们应该都是从1986年《英雄本色》开始;到《卧虎藏龙》获奥斯卡最佳美术指导;还有在《胭脂扣》、《霸王别姬》中张国荣和梅艳芳的剧照,那些应该被挽留下的一个时代。从他身上收获的,虽然出自电影,但也不仅仅是电影。

除了被称作世界知名视觉艺术家外,叶锦添还是电影与舞台美术指导、服装设计师。

拍摄于电影《胭脂扣》(1987)现场,导演关锦鹏,摄影:叶锦添

叶锦添在《卧虎藏龙》中获最佳美术指导

采访在下午六点钟开始,结束时暮色已经完全褪光至裸露。从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到理想国、从新东方主义到文化断层,以及Alexander McQueen 和 Yohji Yamamoto……像一个开放的私人时间,只说感觉到的东西。

《夜宴》人物造型:叶锦添

《夜宴》人物造型:叶锦添

“无形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抛给叶锦添后,他说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陶渊明想得而不能得的东西,在幻想世界里的满足和无奈,这种带有诗意的表达,就是他所说的无形。

虽然理解起来很模糊,但感受起来却异常深刻。“这些很神奇,不是硬性科学可以解决的。这就是所有事情产生的动机。”西方有西方的戏剧、音乐、文学,东方有东方的小桥流水,在他们背后的动机,是截然不同的哲学、美学、地理、历史,这也是无形。

“一个人坐在那里,有的是他的energy,本身正面或者负面的能量,就有很大影响。”衬衫有烫还是没有烫,很多细节都会影响观众感知到的东西:他开心还是不开心、信心十足还是乱七八糟……

这些有形的细节,表现出的就是无形。

叶锦添在《赤壁》荣获最佳美术指导奖、最佳服装造型设计奖

关于时装,比较多的,是在他影视造型中看到。

“我以前没有那么看重时装,之所以后来开始看重时装,是因为时装有一个惊人的想象空间。”Alexander Mcqueen几乎到了一种幻想的世界,裸露、死亡、灾难……制造出了一个非人的想象空间。

“太传统,很容易掉入第三世界中去。”

叶锦添觉得,时尚是一个全球化的问题。一味传统,很容易掉入第三世界。现在已经不是日本人穿和服、中国人穿旗袍来孤芳自赏的时代。不论是电影视觉还是时尚,走在前面很重要。

叶锦添在《卧虎藏龙》中获最佳美术指导

“东方、或者说中国的文化,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包括之前的航海历史、殖民地问题,产生了文化断层,因此我们现在做的,很多是二手的东方。而到了当下,原来的东西已经没办法贴合到如今这个时代。”

新东方主义,既不属于现在,也不属于未来;它非常自由,可以挪用一切相关的东西,去创造更多可能性。

想要弥补数百年的断层、找回这几百年间的演变痕迹、做回中间的连接点,历史的转化是他在中国做的功课。能感觉到这里有一些责任感。

新浪时尚:在艺术创作中,面对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叶锦添:你要所有人都觉得你好,我觉得那都没有意思。要你的东西大家都喜欢,你的思维就过于稳定,过于贴近这个时代。艺术家做的东西应该在时间的前面,比如现在是2018年,我应该做的是2025年的东西,永远在挑战观众,才会是永恒的。

新浪时尚:您创作中的“新东方主义美学”指的是什么?

叶锦添:我对全球化有一个很深的体验。原来每个国家发展它的文化,但是因为战争,包括航海经历,很多地方就变成殖民地。在中国,就像马可波罗之后,国外出现了东方主义。一直到近代,中国慢了一步。其实我们只是做了二手东方。原来的东西已经没办法贴合到这个年代,成为断层,我们失去了原始的痕迹。所以新东方主义就是,我们应该去创造这个连接点,把以前的东西重新做回来。

新浪时尚:情绪等“无形”的力量,如何在影视造型中体现?

叶锦添:每件事都有它的原因和动力,去让它产生,这个就是无形的力量。比如做一件衣服,他坐在那儿,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他是从乡下来的还是从哪儿来的;我挑一件衬衫,衬衫有烫还是没有烫,他的情感动机都影响到观众接受的东西。在美术范畴讲,我会把他做得,你看过去,他是不开心的,或者你看上去他是乱七八糟的,靠无形的东西把有形的细节做出来。

新浪时尚:为什么近年来热播剧的画面色彩,会从“高饱和”变成“高级灰”?

叶锦添:这个风头是从美国开始的,因为现在完全换成了数码。早期的数码影像色彩都会很跳。有些人以为是现在的流行,其实更多的是因为技术的变化,自然而然地演变成现在这样。

新浪时尚:在时尚行业,影响您最深的时装设计师是谁?

叶锦添:有时候我会做一些艺术性的服装,同时也认识了许多服装界的朋友。我以前没有那么看重时装,现在开始看重,是因为时装有一个惊人的想象力空间。当我认识了Alexander McQueen那些人,研究技术、研究效果,效果怎么变成摄影,已经走得非常前。我们都很喜欢去对比Galliano和McQueen,Galliano怎么做都,他都是一个嘉年华的感觉。但McQueen做的那些就完全到了幻想的点上。

我开始看Yohji Yamamoto(山本耀司),我看到一些东西,而且我会用到,但做出来不一样的东西,这可以叫做流行。他有可能需要reference,并且在制作过程中,有时候会不在意规则裁下去,他有能力去判断、而且有时间去试。

新浪时尚:您创作并参展的“桃花源”艺术季即将开幕,什么是您心目中的“桃花源”?

叶锦添:观唐艺术区的“桃花源”艺术季将在9月15日开幕。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地方,有个纵深的楼梯。我觉得那个地方可以做成有演出成分的艺术装置。观众会在一个情境里面,去感受,不像电影,也不像去看展览,有点身处其中的感觉。在这个方面,我想追求一种带有诗意的表达。

桃花源是一个投射,投射出一些你以前经历过的景象。就像陶渊明,他在现实社会好难实现他心里最美又不能达成的东西,所以用想象的方法,带有诗意地去表达这份美。

今日热点

频道热点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