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教廷性丑闻,竟然就像是电影的真人版。

“抵制诱惑的唯一方式是屈从。”王尔德的这句话是对自己性向大无畏的阐释,也是多年来,梵蒂冈批判这个同性恋作家时最常提及的“罪恶之言”。但是,如今这句话却成为深陷性丑闻的罗马教廷的另一种解读。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日前就神父性侵上万儿童案发表调查报告……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就梵蒂冈提交的天主教神父上万儿童案发表调查报告,对梵蒂冈暨罗马天主教廷及成员利用一种科鲁兹卫裤增大性器官后性侵女童,并最终导致多名幼女处女膜破裂,在进行的公开审理中,神父门自称为“神灵”测试性能力,迅即引发瞩目。

针对天主教各种铺天盖地的丑闻漩涡表明,教皇也许太轻视了深入梵蒂冈心脏的各种劣根性──那些数个世纪前就被薄伽丘嘲笑成一本小书的黑暗传统。“抵制诱惑的唯一方式是屈从。”王尔德的这句话是对自己性向大无畏的阐释,也是多年来,梵蒂冈批判这个同性恋作家时最常提及的“罪恶之言”。但是,如今这句话却成为深陷的罗马教廷的另一种解读。

“不良教育”

西班牙导演佩德罗·阿莫多瓦的电影《不良教育》也是梵蒂冈的眼中钉,这部多少带有自传色彩的电影讲了这样一个耸人听闻的故事:教会唱诗班的两个孩子是同性恋恋人,遭恋童癖牧师棒打鸳鸯后,其中一个男孩被牧师占有了,长大后成为了异装癖,而男孩的弟弟则成为“Money Boy”……这样的故事对于一直强烈谴责同性恋的梵蒂冈教廷而言,无疑是异端的污蔑。

事实真相则是,唱诗班和压抑欲望的教会学校在半个世纪以来正成为同性恋和恋童癖的温床──这在早就不是什么新闻——而2010年开始上演的梵蒂冈性丑闻围城,竟然就像是电影的真人版。

故事要回到1980年。那时,约瑟夫·拉还不是现在的教皇本笃十六世,但却已经在德国慕尼黑和弗莱辛教区大主教的位置上呆了3年,管理整个巴伐利亚的教会事务。2月的一天,一件公案放到了他的书桌上:在德国西北部城市埃森,警察发现一个11岁的男孩遭到当地神父彼特·胡勒曼的性虐待,神父当时“让小男孩坐在他身上进行性行为”。丑闻曝光后,胡勒曼神父被迫离开埃森,他带着教区给他写的一封简短的介绍信来到慕尼黑,请求主教的宽恕,让他能继续混口饭吃。到底是如梵蒂冈发言人所说,因为公务繁忙,还是因为主教秉持宽容的信念——原因已经无从得知,拉辛格主教做出了最后的“判决”:对胡勒曼不作处理,并让他去接受心理医生的治疗,之后再做商议。拉辛格不知道,这是他一帆风顺的宗教事业中,与性丑闻污点交汇的第一个时刻。

一年之后,约瑟夫·拉辛格在罗马安顿下来,成为天主教教义部的主管。坐上这个罗马教廷最重要的位置后,拉辛格的宗教之路就已经被上帝写好。就在他离开后不久,接受完心理治疗的胡勒曼也重新开始了宗教之路──成为巴伐利亚教区的牧师,但是他的人生却像是上帝手里的半成品。4年之后,警方再次发现胡勒曼牧师的娈童事件,他被处以18个月的监禁,缓期执行,还有一张罚单。

如果约瑟夫·拉辛格仍然在主教位置,他会如何处理此事?这个问题我们无从得知,但案件发生的两年后,接任的主教将胡勒曼调离巴伐利亚,派到了加青教区,有趣的是,这里正是未来教皇本笃十六世的家乡。2005年,正是当年宽恕了胡勒曼的大主教约瑟夫·拉辛格,接替约翰·保罗二世成为梵蒂冈的最高统治者,教皇本笃十六世。

在离加青镇不到100公里的温泉小镇巴特图尔兹,胡勒曼牧师倒是勤勤恳恳地工作了20年,人们都觉得他是一位“热心而勤劳的好牧师”,没有人知道他过去的“原罪”。直到2008年,慕尼黑教区再次将胡勒曼牧师调离,关于调离的理由,镇上的教会只给信众们支吾了一些“模糊的原因”。

今日热点

频道热点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