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嫖娼,煽动球队打借球 球队老总:同我赌球每年最少挣100万

赌球,嫖娼,怂恿球队打假球 球队老总:跟我赌球每年起码挣100万

“能给王总服务是一种荣幸”

1992年的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写下诗篇:“天地间荡起滚滚春潮,征途上扬起浩浩风帆。”

至此,中国也开始确立市场经济体制的基础。作为东三省一个不起眼的小城,本溪也积极响应国家策略,把“引进外来资金、发展本地经济"作为小城的发展目标,焦虑地等待着异域他乡的财神爷。

这年夏天,北京的西郊,中国足协召开了著名的“红山口”会议,明确了中国足球的职业化方向。

大连人王珀沈阳人王珀

与京城相距700公里外的本溪,同样躁动不安,或因炎炎夏日,也因一个人的到来——沈阳人王珀。

“大气派、大场面”,这是大多数本溪人对王珀亮相的第一印象。

“1辆奔驰,1辆丰田子弹头,两车打前阵开路,缓缓驶县委大院,紧接着是压轴出场的2辆沙漠风暴”。[1]

天庭饱满、大耳大嘴,一席海军大校军官服出场的王珀,一出场就自带光环,瞬间成了县城各类领导、小城各类老板眼中真正的“王总”,也成为了本溪人眼中神一般的人物。

“神人”一般的王珀粉墨登场后,利用自己编造的身份,迅速打通政界和商界,先后成立了本溪大正木业、本溪天纳西木业以及本溪益升木业3家公司,许多大小老板见到王珀这边有利可图,便纷纷如过江之鲫一般靠拢,作为农民包工头的赵启斌也是其中之一。

“你不要在西安待下去了,也不要再向外面乱说话了,否则我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1]这是王珀给赵启斌最后的警示。

从铺第一块地面砖,到最后卫生间的防水,赵启斌干得兢兢业业,内心也很踏实,虽然王珀没有按时付给他100多万的工程款,但他始终相信:“人家几千万的大老板还能差自己的这点小钱,等活全干完了,自然也就一起结了。”

然而王珀这一拖便是遥遥无期,从1997年起,赵启斌便开始了漫长的讨薪之路,手中牢牢握着那张102万的欠条东追西讨,东躲西藏。一边向王珀讨债,一边躲着拖欠供应商以及工人的款项。

为此,他还卷入了一起材料款导致的三角债,差点引发一起跳楼命案,还好供应商李成学的人命大,跳楼之后被送往医院,抢救成功。[1]

除了诱骗各类大小老板投资土木工程建设之外,王珀还贷遍各大银行和信用社,包括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农村信用社,累计拖欠款项超5000万人民币,甚至直接导致了包括本溪县信用社的倒闭。

如今,这几千万的贷款早已成了呆帐、死帐,国家因此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都说这人巧舌如簧,很会花言巧语”[2]

这是中国足坛著名的职业经理人刘孝五(人称“五哥”)对王珀的第一印象。用现在的话说,好听点叫能言善辩,不好听那叫很能忽悠的大骗子。

正是凭借这一张能言善辩的嘴,2003年,王珀说服了饱受经济压力的国力老板李志民,成功接手国力俱乐部,开启属于自己王珀的新时代。

“我要让陕西足球丰衣足食,我们技术比不上皇马,但我们的管理一定要超过皇马”[3]

这位操着沈阳口音的老板上任伊始便对陕西球迷夸下海口,毕竟当时陕西球迷对于足球的热情,只能用疯狂两字来形容。初入足坛的王珀也深知球迷的重要性,若不安定好国力的第12人,那么自己的其他业务也不易开展。

2001年,随着国足杀进世界杯,国际各大博彩公司也相继进入中国市场,甲A甲B便成为了各大博彩公司争先抢夺的大蛋糕,在博彩的的推动下,中国足坛的赌球热潮渐渐升温。从场上到场下,从球迷到球员,俨然成为了一种全民游戏。身为球队一把手的王珀,也知道有利可图。

“如果打假球,也要在俱乐部的领导下打,哥没有什么本事,跟着哥赌球,一年挣个100万没有问题”[3]

王珀大摇大摆地打假球王珀大摇大摆地打假球

100万,在甲A平均工资只有几十万的年代,这样的一笔年薪已足够匹敌当时一名国脚的工资。顷刻间,俱乐部高层与球员达成了某种默契,一起边踢球,一边赌球。

然而,国力队中总有些挑刺的人,比如外援马科斯、教练巴西老头卡洛斯以及前国门江洪。

“我有能力让你在公海消失”[3]

2003年9月21日,西北狼准备远征成都,挑战四川冠城,此前的一场足协杯比赛结束后,王珀便把卡洛斯叫到身边:“主场咱们拼3分,但到了客场就要尽量让对方赢,这就叫为俱乐部生存去适应大环境。如果我们在客场对阵冠城的比赛中,能以大比分输球,我赛后就给你一笔丰厚的奖金”,巴西老头拒绝了。

随后,卡洛斯也如愿和球队一起奔赴天府之国,当巴西人以为一切正按着自己的计划走时,王珀再次来到他面前,对他下了最后的通牒,警告他不要插手本场比赛,否则后果自负。

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卡洛斯,一位球队的主教练,在比赛的时候却只能呆在酒店,丝毫不敢往外面迈出一步,因为在他眼里,王珀的警告如同圣旨。

此前,外援马科斯就因违抗王珀的命令,造成了娇妻在酒店被袭击至重伤的惨剧。

尽管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但卡洛斯身边也不缺乏支持他的球员,国力当时队内的大哥级人物,前国门江洪就是其中的代表。早在球队抵达四川之前,师徒二人就已经开始密谋打出一场公平的球赛,无奈这一消息却走漏风声。

得知这一消息后的王珀,很是愤怒,先是怒斥江洪的不听话,随即并劝说道:“江洪,挡别人什么路可以,就是别挡别人财路。”

性格耿直的江洪并未理会这位球队真正的一把手,坚决与假球抗争到底。结果在陕蜀之战中,江洪坐上了板凳,国力也顺利地以1比5的比分输给了冠城。

输球后的王珀,春风得意。这一战的大丰收,直接打怕了澳彩,导致该家博彩公司长时间关闭对国力的盘口。

球队大获丰收的喜悦丝毫未能冲淡王珀对于江洪的不满,事后,沈阳人还采用拖欠工资以及引诱江洪吸毒等方式来进行报复,以此来发泄自己内心的怨气。

时至今日,当江洪再次回忆起王珀时,更多地只是满脸地苦笑:“这么多年,还写这些事,他就是一个反面教材,没啥好写的”。

王珀赌球获利王珀赌球获利 徐弘却成替罪羊

陕蜀之役后,全队假球成风,王珀和球员大幅地从中获利,国力成绩一落千丈,虽然媒体多少遮着掩着,但世界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国力球迷很快便知道事情的内幕。

终于,在国力一次客场远征的时候,一名西北狼的铁杆从3米的看台纵身一跃,跪倒在王珀面前,浑厚的口音沙哑地哭泣道:“王珀,我求你了,滚出陕西吧”,还连连磕头。[3]

陕西球迷不满王珀所作所为陕西球迷不满王珀所作所为

如果你认为这种尴尬的局面会让王珀收手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此后的比赛王珀反而变本加厉,一举将西北狼送入了中甲。

“国力队的表现太让人失望了”[3]

陕西省体育局局长李明华,坐在朱雀体育场的主席台,看到球队熟悉的输球方式,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由于利益的分配不均,国力俱乐部早已门派林立,各自改旗易帜。赌球的闹心,输球的不顺心,使得这支西北的球队逐渐失去了他们最忠实的第12人,搬迁势在必行。

“我一定把这个王八蛋送进牢里,我有重要的证据,能判他15年”[4]

2004年以前,作为宁波长江广告有限公司总经理的殷传生,在宁波人民眼里,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成功人士。2004年的下半年,随着沈阳人王珀的到来,这种情况却发生了变化。

在陕西国力举家搬迁到宁波之后,王珀将自己的各种业务伸向了这座江浙海滨城市。从2004年的8月开始,王珀利用各种手段,先后向殷传生的广告公司借了85万元。

谁知这样一笔钱在交到王珀的手里之后,便有去无回,殷传生也走上了讨债、打官司的漫漫长路。

一时间,殷传生实现了从公司总经理到私家侦探的无缝切换,先后收集了王珀私刻公章骗钱、假冒海军大校头衔以及打假球的各类证据,“王珀是个赌徒,他就是靠通过国力队卖球而赚钱的,上赛季一场中甲联赛中,王珀自己收钱导演了一场放水给客队的假球。我现在掌握了王珀在那场比赛前后的很多证据,当然现在不能多说,以防他想办法对付我们,但现在我可以透露其中一个证据是,我手中有他在那场比赛之后的巨额款项的单据,单据里面有买球一方球队的汇款账号,而这笔巨款是汇到了王珀的私人账号里的。”[4]

越说越来气的殷传生还抖露了王珀生性风流的种种劣迹:“我可以这样说吧,王珀是个吃、喝、嫖、赌无恶不作的人,尤其是嫖,他去嫖的时候是要我给他付嫖资的。这一点到现在我自己都敢承认了,而且还有别的人可以做证。”[4]

“防火防盗防王珀”

短短半年的宁波生活,王珀的名声却已臭名远扬,无奈之下,王珀和他的球队又得再次搬迁,流浪的生活再次开始。

四处搬迁的王珀很无奈王珀

球队几度易地更名,从冰城哈尔滨,到帝都北京,从山西太原,到青城呼和浩特,活生生地演绎了一次现实版的“西游记”,只可惜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的国力,非但没有修成正果,反而遭遇解散的命运。

期间,为了防止王珀祸害比赛,杭州赛区还给每位工作人员分发了王珀的照片,以此来防范这个沈阳人。[3]

“十几个人,来十几个人就可以了”

2007年8月4日,中甲第14轮,呼和浩特客场挑战东北虎延边队。远征之前,抵制比赛的情绪已在球队中蔓延。尽管球员们悉数搭上了前往机场的大巴,但终因不甘沦为王珀赚钱的工具,集体拒绝登机,比赛最后也夭折了,球队也解散了。

2003年到2007年,5年的时间,王珀先后带领6支球队在中国足坛的大浪潮中扬帆,最后却都消逝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

2008年,新加坡警方对山西路虎俱乐部副总王鑫发布拘捕令,王鑫遂潜逃回国,新加坡方面发布“红色通缉令”并向中国方面提出有关请求。最终,经过辽宁省公安机关数月的布控侦察,王鑫终于归案。

落网后的王鑫也交代了与前任山西路虎总经理王珀间的交易,由此,一场涤荡中国足球的反赌扫黑大戏拉开了大幕。

“你问问她(法官),敢改判吗?她要是敢改,我能让她立即下岗”[2]

王珀被捕王珀被捕

2009年底,“通天教主”王珀被警方抓获。落网后的王珀刚开始依旧死不认罪,对于自己的诈骗、赌球、贿赂等等罪行都一致否定,甚至当众怒怼法官。

经过多天的查证,在如山堆积一般的铁证面前,王珀不再狡辩,自己也承认了当年打假球、绑架球员、软禁教练等事实。

2012年02月18日,这一起耗时近3年的“王珀案”落下大幕,辽宁省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前西藏惠通陆华足球俱乐部总经理王珀因犯有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23万元。

入狱之前,王珀还不忘调侃中国足球:“我自己操控了比赛,我是中国足球的罪人,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当年中国足球的大环境下所做出的。”

如今,王珀已刑满出狱,只是,他再也不能从事跟足球有关的行业了。

【往期精彩回顾】

【引用】

[1]足球报,《西安事变,本溪小市谈“珀”色变》,2005年版

[2]大洋网-广州日报,《王珀一手遮天曾要挟法官:敢改判我让他下岗》,2009年11月19日版

[3]李承鹏,《中国足球黑幕》,王珀、尤可为:操盘手的时代,江苏出版社,2010.1版

[4]足球报,《证据可送王珀蹲15年》,王伟,2005年版

今日热点

频道热点

小编推荐